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三國:人在曹營,開局赤壁-第四百四十七章絕對跑不了

三國:人在曹營,開局赤壁
小說推薦三國:人在曹營,開局赤壁三国:人在曹营,开局赤壁
原本,秦川还犯愁,凉州这一战平定之后,该怎么从无数文武当中,找出那些其他派系安插进来,摘自己桃子的家伙。
如今他根本就不用去费力了。
这些家伙被自己一诈之后,竟然主动跳了出来。
如此,到也是省了他的功夫。
“荆绥,你将那些抨击我的人记下来。”
秦川在宣布开宴之后,悄悄扭过头,小声对自己身旁的荆绥说道。
“好嘞,我早就看这些老无赖不爽了,大人您尽管放心,到时候有一个算一个,绝对跑不了。”
荆绥早先被秦川拉着,从屋里喝茶的时候,就对这些大放厥词满口喷脏的文官们不爽。
胭脂岛
如今听到秦川的话,更是目光迅速扫边全场,有一个算一个,将这些滔滔不绝抨击秦川的文官们,全都记了下来。
“另外,你稍后带一队人,去门口埋伏着。”
“等会宴席结束之后,我要你帮我留下几个人。”
秦川一眼就看出,荆绥应该是误会了自己的用意,不过他也懒得纠正,反正到时候,这些文官都是要倒霉的,而是继续对荆绥说道,“记得挑些激灵的人,那些跟着你抓密谍的士卒就很不错,千万不要露出什么马脚来。”
“是。”
荆绥下意识应了一声,不过片刻之后,他竟然福至心灵地反应过来,有些错愕地看向秦川,压低自己的声音问道,“大人,您是找出那个私通凉州密谍的家伙了?”
“嗯。”
秦川点了点头,这次他倒是没有隐瞒,反而是略微有些讶异地看了荆绥一眼。
自己的想法果然没有错。
荆绥这家伙,不适合像曹仁那样率军坐镇一方,却是颇有几分搞情报的天赋。
平时看他的脑子好像不太聪明的样子,可是,这一设计到间谍事宜,竟然这么快就反应了过来。
这就是天赋啊。
秦川心中暗暗评价道。
“好嘞,我现在就去办。”
荆绥点了点头,作势就要转头去调兵,却是被秦川一把薅住了后衣领。
“等一下。”
秦川叫住了荆绥。
“大人还有什么吩咐?”
棄 妃
荆绥愣了一下,有些不解地看向秦川。
“你现在去,容易打草惊蛇。”
诸天世界的天道 创造使者
秦川却是有些无语地看了荆绥一眼,这家伙真是有些不太禁夸,自己心中刚暗自夸奖,这家伙有搞情报的天赋,结果就做出这么不经大脑的事情来。
“啊?”
荆绥愣了一下,不过他知道,大人从来不说什么空穴来风的话,所以老老实实闭上嘴,等着秦川给自己解释。
“你现在冒然离开,会被人注意到不对劲,从而产生提防。”
“私通外敌可是要诛九族的大罪,说不定,对方会狗急跳墙,偷偷想办法了结自己的性命,如果真要如此的话,今天的阵仗,就算是白搞了。”
“等会宴席期间,等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你再偷偷离场。”
秦川继续压低声音跟荆绥解释道。
听到秦川的解释,荆绥这才微微一愣,然后心中暗暗感叹,不愧是大人,心思竟然如此缜密,连对方的反应都提前算计到了。
“明白了。”
荆绥点了点头,正巧这个时候,一个平日里和荆绥有几分相熟的武将端杯过来敬酒,在收到秦川的眼色之后,荆绥立刻端着酒杯,跟着对方朝着武将聚集的方向走了过去。
他心里其实想的是,大人既然交代自己偷偷离席,那自己就必须要尽可能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可一直跟在秦川身旁,明显是处在所有人的目光聚焦之处。
若是跟那些武将们混在一起,情况可就截然不同了,本身文官和武将之间就互相看着不爽。
哪怕那个私通凉州密谍的文官心思缜密,也不可能有事没事,去关注武将那边的动静。
秦川也看出了荆绥的想法,心中不禁第二次升起,这家伙的确有潜力去搞情报的想法。
“先生……”
就在秦川准备将这场表面上的宴席继续下去时,忽然有人行色匆匆地跑来秦川身旁,小声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听到这话的时候,秦川的脸色顿时就发生了变化。
刚才的来人是他从许都带出来的侍从,对方告诉他的消息,只有短短四个字,却是让秦川顿时都没有多少心情,来继续这场宴席了。
“庞德醒了。”
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是让秦川双眼微眯,先前的时候,他就有了将庞德收入麾下的想法,只不过对方过于执拗,对于自己的招揽视若无睹,始终坚持着自己的想法。
在那一次大爆炸当中,庞德被巨大的爆炸冲击力震晕,而后就一直处在深度昏迷当中,一直都没有醒来。
秦川虽然这两天操劳,没有心思去顾及庞德之事,但心中却一直挂念着收服这个猛将的想法。
他想要收服庞德,除了对方本身能打之外,更是因为,此人出身马超麾下,对于城外凉州军了解极深,一旦有了对方,加上自己先前提前布局的三个计划,退破西凉军,简直是举手之劳。
“我知道了,先好生安顿他,我处理完手头的事情之后,立刻就过去。”
秦川点了点头,吩咐了侍从一句,便挥手示意对方可以下去了。
不过,出乎秦川意料的是,侍从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有些进退两难地看向秦川。
都市酒仙系統 小說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情?”
秦川察觉到侍从的异样,立刻就知道,对方肯定还有什么重要信息没有完成汇报,所以直接看向对方询问道。
“先生,是这样的,那庞德虽然醒过来了,可是却表现得极其不正常,好像……得了癔症一样。”
侍从有些为难地说道。
庞德本身就力大无比,如今醒来之后,寻常三五个人根本就看不住他,眼看这家伙就要从别院里闹翻天了,侍从无奈,这才不得不过来打扰正在举行宴席的秦川。
听到侍从的话,秦川微微一愣,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对方所说的癔症,应该就是后世疯了、得了精神病之类的状况。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