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英雄無敵之亡靈法神-第兩千四百九十九章 新式異種熱推

英雄無敵之亡靈法神
小說推薦英雄無敵之亡靈法神英雄无敌之亡灵法神
“那不是普通的巨龙。”
风雪峡谷的战场上,望着天边浮现的阴影,罗德拉住了正跃跃欲试的伊诺塔,随即面色一沉。
一旁,罗琳似乎发现了什么,她甩出一张预言卡, 卡片随即化作一束冰蓝色的光华,汇入了她的眼中,为她带来了更强的视野增幅。
“那是……融合异种,姑且可以这么称呼。阿拉玛在哪?他也许知道对付融合异种的方法。”
看清了远处敌人的全貌后,罗琳心中迅速盘算起来,同时朝罗德说道。
听着罗琳异常沉稳,毫不迟疑的话语, 罗德不由得高看了她一眼,看来在这场战役中, 她的成长比自己想的还要快:“阿拉玛正在治疗塔南,没办法来到这里。”
“谁说的?”
听着罗德的回答,罗琳笑了起来,随即甩出了一张预言卡。光芒一闪,阿拉玛的身形便出现在了几人面前。
“这是阿拉玛的预言卡?你是什么时候……”突如其来的变化,也让罗德目光一怔,想不到罗琳竟然在眨眼之间,便拿出了绘制着阿拉玛的预言卡,看样子她早有准备。
“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在进步,我的哥哥。”罗琳白了他一眼,嘴角勾起若有若无的微笑,“阿拉玛可不是英雄,铭刻他可比铭刻那些英雄简单多了。”
察觉到罗琳心中的些许得意,罗德扬了扬眉,刚想说些什么, 却听得一旁的伊诺塔对着阿拉玛说道:“我记得你,快给我做几个魔眼。”
罗德伸手扶额:“伊诺塔, 他可不是厨师, 他是妖术师,唤醒他是为了让他解决敌人……”
紫发少女歪了歪头,似乎在思考罗德话语中的含义。
隊長是我 小說
“……给她做几个魔眼。”无奈之下,罗德改变命令道,同时将视线望向远处,敌人的身形已经接近。
正如罗琳所说的那样,敌人是一個融合异种,参与融合的主体生物不是别的,正是摩莉尔麾下的巨龙。
数十头巨龙被融合在了一起,他们胡乱摆动着龙首,朝着四周喷吐火焰,发泄着融合仪式给自身带来的痛苦,远远望去,他们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空中堡垒,只不过是由血肉构成。
“你能解除他们身上的控制吗?”察觉到敌人由巨龙构成后,罗德朝伊诺塔问道。
“恐怕她不能,主人。”就在伊诺塔疑惑之际, 卡片中出来的阿拉玛,帮她回答了罗德的询问,“成为融合异种后, 那些巨龙体内的血脉都被破坏了,驱使他们战斗的,是属于异种生物的本能。”
一旁,罗琳有些惊疑地问道:“那个摩莉尔疯了吗?竟然将巨龙融合成这么个怪物……”
罗德似乎想到了什么,将视线放到正抱着魔眼吃的伊诺塔身上:“或许这和伊诺塔有关。摩莉尔一定知道了她的能力,为了防止她解放那些巨龙,这才先一步将他们融合……”
说到最后,罗德面色一沉,摩莉尔的决断有些出乎他的预料,她就算是用融合仪式,将麾下的巨龙彻底变成怪物,也不会将他们留给伊诺塔。
“这么说来……是我害了他们?”吃着魔眼的伊诺塔愣住了,朝罗德问道,“如果没有我的话,那些巨龙可能还活得好好的……”
“这可不是你的错,都是摩莉尔干的。她在害怕,害怕你夺走她的龙王之位,伱才是流淌着圣雌巨龙之血的那位。”罗德摇了摇头,轻声安慰道,“你忘了塔南的话了吗?被奴役的活着,还不如就这样死去。”
听着罗德的安慰,伊诺塔的心中好受不少,她举起吃了一半的魔眼,想要和罗德一同分享。
看着那破裂了一半,血水横流,瞳孔深深扩散的球形魔眼,罗德沉吟片刻,最后拒绝了这份弹性十足,鲜嫩多汁的美食。
“哼。”
罗德回过身去,刚才罗琳似乎发出了一声轻哼,只不过声音很小,除了自己其他人都没听到。罗德刚想说些什么,罗琳却主动说道:“那不过是一个巨龙组成的融合异种,派谁去解决它?”
异能之无赖人生
“不可大意。”罗德摇了摇头,击溃了血肉温床后,摩莉尔却只派出了这么一个融合异种,这怎么看都有些不对劲,也许那个融合异种中,隐藏着他所不知道的杀招。
“请您让我出手,主人。”阿拉玛在这时主动请缨道,让人有些意外的是,他并不是在请求罗德的许可,而是在请求罗琳的。
罗琳却没有丝毫意外,淡淡问道:“你有把握将它解决吗?”
今天有空吗?
阿拉玛凝视着空中的异种巨龙:“如果是普通巨龙,但凡有个两三头,我都要落荒而逃,但幸运的是,他们已经不再是巨龙了,他们现在是异种生物,对付异种生物,恰恰是我的强项。”
罗琳点了点头,似乎很满意卡片阿拉玛的回答。
阿拉玛又道:“如果主人允许的话,我想借用地下残留的异种血肉。我能感受到,那些血肉中蕴藏着强烈的活性,有了它们,我一定能更好地战胜敌人。”
这一次,阿拉玛是向罗德请求的,罗德自然不会拒绝,只是有些奇怪地问道:“到底谁才是你的主人?”
“你们两个都……”卡片阿拉玛有些犹豫,话刚说到一半,却看到罗琳瞪来的眼神,只好如实回答:“罗琳阁下才是我真正的主人,她将我从冰冷的卡片中唤醒。至于您,罗德大人,我只是遵从原本的习惯,尊称您为主人。”
听着卡片阿拉玛的回答,罗琳骄傲地挺起了胸膛,眼角瞥过罗德的视线中,也不禁泛过几分得意。
罗德挠了挠头,看来卡片中的所有生物,都会认罗琳为主人,就算是军团成员也一样,搞不好当自己被铭刻下来后也是这样。
一旁,罗琳似乎想到了什么,捂嘴嗤嗤的笑了起来,嘴角咧开一个夸张的弧度。不知为何,从罗琳的笑声中,罗德总感觉有些不对劲,仿佛她在打什么鬼主意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