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殘王醫妃恃寵而嬌 起點-第81章 速戰速決

殘王醫妃恃寵而嬌
小說推薦殘王醫妃恃寵而嬌残王医妃恃宠而娇
顾鸢由人抬着继续闲逛,她有意无意往后看一眼,思考着要如何在这些人的眼皮子底下正大光明与萧昀说话。
不久,萧昀追赶了上来。
“姑娘,你的东西掉了。”他将一方手帕递了过来。
顾鸢没想到萧昀还挺能随机应变,嘴角勾起一丝弧度。
她示意让轿夫将她放下,来到他面前。
“多谢萧二公子,我都没发现我的手帕掉了。”
萧昀紧盯着她的脸,在看到那些红痕时,眉头明显一蹙。
“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我是翊王妃。”
萧昀目光灼灼的眼睛多了一份疑惑。
他和翊王妃从未打过交道,甚至连见都没有见过,她如何知道司徒公子这个称呼?
而且之前方誉说过,翊王妃是从前出名爱闯祸的顾大小姐,为人很是嚣张跋扈。
今日一见,给人的感觉和传言完全不一样。
正不知道要如何开口询问心中疑惑之事,忽而见到面前人用嘴型道:“孤影。”
他脑海中劈过一道惊雷。
想追问,顾鸢却已转身上了轿撵。
这里的眼线实在是太多,要是被狗头王爷看出她和萧昀关系匪浅,以后肯定会对她又多一分防备。
毕竟他与端王不和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坐在轿撵上,顾鸢低头看着手中的帕子,这是萧昀随身所带,从前她也见过。
她笑了笑,将它好好收进怀中。
她相信,他一定会再找机会来见她。
萧迟瑜和顾鸢两人第一次回徐国公府,顾飞扬留他们两人用午饭。
与此同时,萧昀和萧暄两人也留了下来。
萧暄向来与各大世家交好,经常到处活动,听到顾飞扬留他用午膳,并没有任何退缩的意思,反而是欣然答应。
这一点,就连萧昀也佩服他的厚脸皮。
“我记得你上次还收了宗正家吴四小姐的荷包,还以为你对她有意。怎么今日我见这顾家小姐,同样与你关系非同一般?”走在路上,萧昀状似无意闲问。
萧暄一脸从容:“姑娘家们的心意怎可辜负,我当然都要顾及。”
萧昀表示无语:“你若无意,又何必给她们希望,平白耽误她们的年华。”
萧暄看着他笑:“二弟,你出去这么些年,怎么变得如此古板了?男欢女爱,你情我愿,只要大家高兴就好,又何必求个结果?反正到头来我的夫人还是不能自己做主……”
说到这里,萧暄没有再继续,而是转了个弯道:“我倒觉得你刚才对翊王妃有所不同,你们曾经认识?”
萧昀摇了摇头:“不认识。”
他也想知道,他们到底认不认识。
用膳期间,萧迟瑜和顾鸢两人坐在上位,今天他们是客,也是身份最为贵重之人,顾飞扬不敢怠慢。
而萧暄的身份也不容小觑,这顿饭算是吃得异常小心。
權利爭鋒 一路向東
只不过,冯氏依旧看顾鸢不顺眼,那金晃晃的首饰晃得她眼花。
想想自己前几个月被不知名的人敲诈了一笔,现在家里省吃俭用。
可她倒好,嫁到翊王府,过上了穿金戴银的日子,还如此来她面前炫耀。
当初让她给萧迟瑜下药可不是真心让她怀孕,现在怀上了,她也得给她弄下来,免得她以后都骑在自己头上。
“好女儿,这是母亲特意让人熬的鸡汤,补气补血,来,你尝尝。”
她和善殷勤地盛了一碗鸡汤递到顾鸢面前。
顾鸢看了看那碗汤的成色,眉头微微皱了皱。
清亮的汤色里头泛着微微的红,虽然不甚显眼,但还是被她敏锐地捕捉到了。
“母亲,你刚才好像说错了什么话。”
既然她开始对她动手,那她也不必再讲客气,速战速决,说不定还能够回家吃上一顿舒心的饭。
面对她突然而来的质问,冯氏不明所以,同时心中极度不满。
从前在家的时候她对自己言听计从,什么时候说过这种不着调的话。
她耐着性子问道:“我说错什么话了?”
顾鸢微微一笑:“我现在已经是翊王妃,母亲应该对我用以尊称,怎么还能和从前一样随口乱叫?”
此话一出,气氛顿时变得尴尬。
就连坐在一旁的萧昀和萧暄两兄弟都放开了手中的碗,抬头看着顾鸢。
顾飞扬将筷子重重放下,板着一张脸道:“你这是说的什么浑话,你虽已经嫁了出去,但始终是我顾飞扬的女儿。怎么,在父母面前摆起谱来了?”
他说上半句话的时候瞟了旁边的萧迟瑜一眼,见他没有什么反应,才放心接着说。
顾鸢也知道萧迟瑜不会帮她,之所以这样说,就是想挑事儿。
“爹,那你让我代替妹妹嫁给王爷,到底是什么居心?当初做这个决定的时候,又是否想过我是你的女儿?”
“你,你说什么?!”顾飞扬拍桌而起。
他从没想过顾鸢会在饭桌上提到这事儿,这里不只有萧迟瑜,还有端王府的两位公子,这件事情若是传出去,他都不知道要如何交代。
萧昀和萧暄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互相交流了一个眼色,继续意味深长地看着眼前的场景。
今天算是来对了,有一场好戏可观。
顾鸢吸了吸鼻子,委委屈屈道:“刚才二妹妹已经跟我说了,是她把翊王妃这个位置让给我的,我这才知道当初要嫁给王爷的并不是我,而是二妹妹。我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让我嫁了过去,可我就是见不得二妹妹一副邀功的模样,仿佛现在我怀了孩子有了这个地位都是拜她所赐。”
顾飞扬和冯氏的脸色异常难看。
特别是冯氏,惊慌无比,恨不得立即上前堵住顾鸢的嘴。
“好女儿,你妹妹怎么可能会说这样的话,肯定是误会。来,坐下,有什么事情待会儿和母亲单独说说,吃饭的时候还是得好好吃饭。”
只是,一旁看戏的萧迟瑜没打算让这个话题结束。
他适时插上一句:“还有这等事?岳父岳母大人是不是该给本王一个交代?”
顾鸢瞥了他一眼,就知道他看热闹不嫌事大,不过,正合她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