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神醫影后:病嬌皇叔使勁兒寵-第464章 咱們終於可以在一起了閲讀

神醫影后:病嬌皇叔使勁兒寵
小說推薦神醫影后:病嬌皇叔使勁兒寵神医影后:病娇皇叔使劲儿宠
来自婢女的怜悯,让苏静仪浅尝奶茶的唇齿,有些生冷。
浅浅的尝了一口甜奶茶,又细看了那个她从前常用的小金盏,苏静仪再抬眼时,眼底的泪光,便隐隐透着几分不甘。
那种不甘的情绪,像是求而不得,又像是怨愤失去。
陈恒看不太懂,便下意识往慕九昱脸上瞧。
难道这个小丫头,是看上了他九叔?
若真是为了爱慕慕九昱,所以才爱屋及乌的勇闯王府救王妃,那他倒是还挺敬佩这个小丫头的。
只是……
慕九昱脸上那是什么表情?
陈恒悄悄的看慕九昱,软塌上噙着泪说话的苏静仪,也借着金盏上的影子,偷偷关注着慕九昱的表情。
当她提及大船上被毒打欺辱的过往,听得司青儿连哭声都按捺不住,苏静仪哀哀的叹了两声。
然后语气苍凉的道:
“姐姐也不用太难过,好歹妹妹我煞费苦心的将人引到姐夫眼皮子底下,也算是让姐姐姐夫有了亲手杀了那人渣泄愤的机会。记得姐夫现身之后,便让以蓝亲手将那人渣千刀万剐,姐姐听了这结局,心里也是高兴的吧?”
“够了。”
眼看司青儿的脸色变了又变,慕九昱皱眉起身,挥手让人将苏静仪抬出去。
“别……”
床榻上,已经哭得肝肠寸断的司青儿,含泪叫住了要抬软塌的婢女。
似是努力平复了一会儿,床上的司青儿再次开口:
“好妹妹,你舍生忘死的为我做了这么多。可有什么想要我为你做的吗?或者,我要怎么才能补偿你。只要你说,只要我有,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是吗?”
苏静仪像是早盼着这一刻。
淡淡笑意在她面上舒展开来,快要蔓延到眼底,又缓缓散去。
花钱和朋友做色色的事情
“静仪对姐姐的心意,姐姐是早就知道的。然而姐姐对姐夫的心,妹妹又如何不知。去叔王府的事,是我自己的主意,姐姐不需要觉得亏欠。至于其他的……”
她说着,回头朝慕九昱脸上扫了一眼,收回视线时,嘴角勾起一丝意味莫名的笑。
“姐夫早在我们刚住进依湖眠时,便确定了那人渣的身份。
后来将人引到船上,也是夜夜将人折磨得不成人形。
那种天牢大狱里都没人下得去手的残忍刑罚,还有割肉、挖肠、削骨、剔筋的凌厉手段,更是足够叫人解恨了。
妹妹现在一无所求,只盼着断裂的手脚还能治好,将来能留在姐姐身边,为奴为婢的伺候姐姐。
若是妹妹记得没错,姐姐再有两三个月,就要临盆了吧?”
“呵呵!你既然知道她快要临盆,也看出她现在胎相不稳,却毫不忌讳的跟她说这些。本王真是有些不懂,你这自诩痴情的贱人,究竟是盼着她好,还是盼着她不好?”
慕九昱打断了苏静仪的话。
而他的话还没说完,床榻上的司青儿,便捂着肚子,暗暗呻.吟。
“不好了,王妃又动了胎气,快,快去找大夫!”
甜枣说话间便急急的推着边上的奴婢,吩咐了找大夫,就又手忙脚乱的翻着床头的药箱,像是在给司青儿找药丸子。
“急什么,又不是头一回这样了!”
五行天
司青儿的声音有些虚弱。
隔着甜枣和蜜枣乱晃的身影,看不清她此时脸色,但只看那俩丫头的慌乱程度,就知道司青儿现在真的是很不好。
“姐姐这是怎么了?若是实在难受,还是好好躺着别再乱动。
姐姐的命可真好,就算是怀的孩子很不好,姐夫也一样当宝贝似得疼着。
不像妹妹,当街受辱丢了清白,怀了孩子也被那人渣打得小产。
甚至身子还没好,也要被摁在地上凌.辱。
多少天了,妹妹过着猪狗不如的日子,能跪在以蓝的椅子后头求得一小口残羹剩饭,都是妹妹不敢奢求的恩赏。
姐姐这甜奶茶真好喝,还有这金盏,真是捧在手中恍如隔世。
姐姐知道我们在那人渣手里都喝什么吗?夜半时分他懒得下床,扯了我们过去泼灌便污,也是常有的事……”
床榻上的司青儿越是抱着肚子喊疼,苏静仪嘴里的话就说得越快。
最后等甜枣掀着被子,疾呼一声怎么有血,苏静仪的话语里,竟暗暗的掺杂了几分笑声。
“姐姐以为我不想逃吗?可我要是逃了,谁能将那人渣送到姐姐和姐夫手上?
指望您那蠢笨如猪的以蓝?
对了,以蓝回来了吗?她有没有告诉你,亲手将人千刀万剐,是什么感觉啊?
我猜她不会说实话,毕竟您现在这样子,实在是不应该听那些太吓人的场面的。
对了,姐姐这里怎么没有琉璃窗?
您梧桐苑里的琉璃窗,价值连城,可惜啊,一把大火烧下来,怕是连个渣滓都不剩了……”
苏静仪倚着软枕不停的说,眼神中渐渐透露的兴奋与阴狠,看得陈恒头皮发麻。
“王妃!王妃这是怎么了?快,快来人啊,快来看看王妃……”
甜枣慌乱无措的叫喊着。
在她身边的蜜枣,跌坐在脚凳上,空瞪着的双眼暗淡无光。
明黄.色的烛火,照着她白皙双手上沾着的殷红鲜血。
“没用了。没用了……”
都市全能高手
蜜枣坐在地上低语呢喃,见甜枣还在乱转着喊人,一把抱住她的腿,大声喊道:
“没用了!你难道听不见吗?!已经没用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在甜枣和蜜枣跌坐在地,抱着哭成一团时。
软塌上的苏静仪,忽然就望着床榻笑了起来。
初次恋爱那一天所读的故事
她一边笑,一边从头上摸了根簪子握在手里,嘴里很是得意的说着:
“好啊。真是好。我的好姐姐,您别急,我这就来陪你!咱们这下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呼。
她挥起握着簪子的手,并将簪子尖锐的锋芒,对准自己的咽喉。
砰。
一只冷透了的茶盏,带着风声砸她细瘦的臂弯。
簪子应声掉落,而她那细瘦臂弯,也应声折断。
“本王还以为你有什么了不得的大事要筹谋。原来只是想着阳间抢不到的东西,便带到阴间去霸占。呵呵呵,姓苏的,你这主意打的实在是太拙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