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小說 最後的工讀學校笔趣-第三十五章:瞎眼偉原來是老大閲讀

最後的工讀學校
小說推薦最後的工讀學校最后的工读学校
王耕校长一看,是王书林书记打来的,他朝法制副校长李阳使了一个眼色,两人来到办公室外。
“喂,书记你好,我是王耕。”
“王校,那三个孩子送去了吧?和你说一下,我找了一下蒋小泉所长,弄清楚了那三个孩子与夏伟的关系。”话筒里传来王书林书记的声音。
“哦,有什么内幕吗?”王耕校长一听,立刻来了精神,他回头看看签协议的几个人,又拉着法制副校长李阳向办公室外面走廊走去。
“夏伟,绰号瞎眼伟。是开歌舞厅的,那三个孩子都是他的小弟,基本上都是他带坏的。这个夏伟还参与地下赌博,经常放爪子,就是放小头利,高利贷那种,这三个孩子主要是帮助他收账讨账的,因为是未成年人,能逃避打击。所以未来我们帮教的任务比较重。”
“原来这样啊!”王耕回过头,远远再透过校长办公室的窗户,看夏伟那油光水滑的头,顿时涌出一股厌恶。但是越是这样的孩子,越是不能抛弃,学校的任务就是争夺,把孩子彻底抢过来,矫治帮扶。
王耕校长与法制副校长李阳走回办公室,看看三家六份协议已经签完。他想,关于夏伟与这三个孩子的关系,可能长毛三郑小毛的母亲和单友高的父亲都未必知道,现在不宜点透。便说:“既然协议已经签完,我们就要努力做到。特别是夏总,他们三个孩子可都是你送来的,能不能成功矫治和帮扶,你的责任最大。”
“是是是,这个自然。”王耕校长没有想到,夏伟竟然一口应承。而他旁边那三个孩子诚惶诚恐,眼神中反而多了一种感激。
“这位姑娘你多大了?”王耕转头问了下随同长毛三郑小毛母亲来的那位女孩。
“我,我十七,但我可是高中都毕业了。”那女孩十分爽直,笑吟吟地接着说道:“郑小毛别看他个子高,心眼不多,请校长管严一点。以后有什么事,我来联系校长您。”
王耕一看这女孩谈吐十分自然,而且落落大方,根本不像是有劣迹的人,但她怎么会与长毛三谈对象呢?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也许是这女孩看出来王耕校长的疑虑,再也不说话,只是索要了王耕校长的手机。
接下来,三个家庭的家长到财务室缴费,领取被褥和生活用品,帮助到宿舍安顿好后,离开了学校。
按照事先的宿舍调配方案,现在的住宿是这样的。
第一个房间:童象、樵夫小陶、夏宇。
第二个房间:蜡笔小新徐新、涛涛、长毛三郑小毛。
第三个房间:羊羊羊朱阳阳、宁波老大朱当当、单友高。
第四个房间:打篮球的张彤、小蛔虫周乐、汉大吹李翰墨、爬墙虎贾虎。
中午吃饭前,照例王耕校长要在全校师生面前介绍三位新同学,并且要逐一与他们三人分别谈一次话。
可是这些还没有来得及做,王耕校长在办公室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王校长,我是高芸芸,就是刚刚到学校来的郑小毛女朋友。我想现在见见您,我在你们学校附近的公交车站,我有重要的事向您报告。”对面的女孩自报家门,她显然离开后又折头而返,肯定是有比较秘密的事。
“不能来学校吗?”
“不是不想来,是不能来。”高芸芸说。
“噢?”王耕校长顿感奇怪,这个女孩所说的重要的事,难道与这三个孩子有关?“那你在那等着,我过去。”王耕校长放下电话,与法制副校长李阳交代了一下,又安排值班老师去介绍三位新生,自己则匆匆向学校外七八百米远的公交车站走去。
到了公交车站,那女孩从广告牌一侧迎上来。
“王校长,打搅到您了。”十分的有礼貌。
“什么事,你说。”王耕校长也是开门见山。
这女孩向周围看看,确信没有其他人,才说:“王校长,你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会与郑小毛处朋友吧?”她开口说了这段话,王耕校长笑笑,是很奇怪却又不奇怪。人以类聚物以群分,所以他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
“其实我是一个孤儿,寄养在我舅舅家里,高中毕业后我找了份客服的工作,有一天晚上下班,遇到了一群小流氓的纠缠,最后……”
“我明白了,是郑小毛救了你,可是你今天告诉我的不是这件事吧?”王耕校长打断了她的话。
“对,我和小毛好上以后,我才发现他的妈妈不好,他竟然利用小毛去给那个夏老板当打手,去讨债要账,并且他妈妈也让他参加放爪子。”
王耕校长也是刚刚明白什么叫“放爪子”,他很吃惊。“你是说郑小毛一边给夏伟当打手,一边利用这机会放爪子挣钱。”
“是的,那个夏伟让他们每讨回来一笔钱,都有10%的提成。他们三个都是被他带坏的,而且他还让小毛挑头打架,额外奖励就是允许他也参与放债。”
“那这件事,郑小毛妈妈知道吗?”王耕校长问。
“当然知道,这正是我生气的地方,我还没见过这样的妈妈。为了几个臭钱把儿子推向火坑。我要帮助郑小毛开始新的生活。我知道他读书是读不进去了,只希望您能帮助他脱离魔爪,做一个正常的人。”高芸芸一口气说完,盯着王耕校长。
“你有什么打算?”
“我去找过派出所的蒋所长,蒋所长说,阳光学校有您和王书记,一定可以做得更好,是蒋所长让我来找您,让我动员小毛,配合他收集证据,准备端掉这个地下赌博和放贷的窝点。另外我也打算开一个小超市,如果小毛改造好了,我就和他一起打点,开始新的生活。”
听了高芸芸的话,王耕校长简直不敢相信眼前高芸芸说的一切,长毛三郑小毛不过还是一个孩子,竟然涉及这么多的事。“这件事,还有谁知道?你的想法郑小毛知道吗?”王耕校长问。
高芸芸摇摇头。
王耕校长也是叹了一口气,每个新生入校,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去。除了朱依依,每个人都是这样凌乱不堪,让王耕校长身心俱疲,耗尽所有的精力。也让作者写不出一个完整的故事来。
其实高芸芸所说的瞎眼伟夏伟所干的事,王耕校长已经知道,只不过没有高芸芸所说的这么清晰,有些事他还有是有些意外。比如长毛三郑小毛的母亲也知道并纵容自己的孩子参与此事,而且还拿钱支持自己的孩子也去放高利贷。这样的家庭孩子不出事才很奇怪,出了事又把孩子当包袱,甩给社会和学校。
“你做得很对,姑娘,不过你们这么早就谈对象,是不是早了点?你们都还很年轻,还没有长大,大把的好机会和好前程在等着你们。”
“我没有家庭,他有一个很畸形的家庭。我们在一起也是抱团取暖。”
这理由听起来很奇葩,却又让人感觉很沉重。
“好吧,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把握好尺度,你们俩离婚姻法规定的法定结婚年龄还很远,共同帮扶吧。”王耕校长只能这样对高芸芸说,不过他又叮嘱了一句:“至于你刚才说的,想开一个超市,我很欣赏你们自食其力,自立自强的想法,但这需要一大笔投资,而且需要一定的市场经验。做过调研了吗?”
“谢谢王校长,我会很谨慎的,我以前勤工俭学和我现在打工挣了一点钱,我们面前的路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我们必须要走自己的路,让财务独立。”高芸芸说。
“只能成功,不能失败。走自己的路,让财务独立。”王耕校长默默地重复着这几句话,虽然是个17岁的孩子说出来的,却也像自己的心声。
“姑娘,如果有什么需要我的帮忙,你随时给我打电话,你说的事,我会留意,我们一起帮助郑小毛从成长的阴影里走出来,彻底摆脱夏伟的纠缠,不能继续在违法的道路上越滑越远。”
“谢谢王校长,刚刚我半路下车,可能他们都有怀疑呢,我得抓紧时间走。”高芸芸匆匆告别了王耕校长,踏上一辆进站的公共汽车。
王耕校长百感交集,面前这样的女孩太少了,她与朱依依一样,小小年纪就面对生活,如同一棵小草,却不屈不挠。而且懂得自珍自爱。虽然有些人生观和恋爱观不能赞同,但是那种热爱生活、那种人生态度却值得赞赏。
等王耕校长回到阳光学校,学校的食堂已经开过饭了,樵夫小陶正在和朱师傅一起收拾餐厅。“还有饭吗?”
“有,王校。知道你要回来吃,留着呢。”朱师傅把扣在锅里留着的饭菜端出来,然后走到王耕校长的身边。“王校,怎么样?我上次和你说的小陶的事。”
如今的朱师傅也越来越喜欢樵夫小陶陶兵,除了手把手教他一些厨艺,也教他如何做人。
妖魔哪里走 全金属弹壳
“有希望,有很大的希望。市里正在协调相关部门准备开一个会,正式出台一个文件,我相信,有了这个文件,小陶当兵的梦想一定能实现。”
“王校,真的假的?如果这样就太好了,小陶你过来,快谢谢王校,他可比你亲爹还关心你,好好感谢王校。”
樵夫小陶陶兵赶紧跑过来。“校长,你刚刚说的事是真的哇,谢谢您!”他规规矩矩地朝王耕校长鞠了一躬。
“王校,今天这个烧茄子味道怎么样?就是小陶做的。”
“啊,是嘛!不错不错!”王耕校长放下筷子,向樵夫小陶陶兵挑起大拇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