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全能大佬絕不瞎搞事討論-747.你知道會知道的這麼清楚看書

全能大佬絕不瞎搞事
小說推薦全能大佬絕不瞎搞事全能大佬绝不瞎搞事
陆容、易商与戚兰若到三奇门正门时,已经是下午。
远远的,他们就看到了三奇门巍峨大气的正门门口,有不下十几人在守着,拱形高大的门上方,“三奇门”三个大字遒劲有力龙飞凤舞,隐隐透着符纹的威压。
他们走的这条路沿着一直往上,尽头就是正门入口。
于是三人在还有十米远的时候躲进旁边林子里,看着正门沉思。
王爷让我偷东西
戚兰若往旁边密林看了看,“不走正门,从旁边潜进去怎么样?”
“不行。”
易商果断否认,“虽然两边没有围墙,但整个三奇门地下有护山大阵,范围是直接覆盖整座山头的。只要有身份不明的外人踏进法阵范围,法阵会立刻有反应提醒三奇门的人。”
“而且,我说过,整座山头,三面峭壁,只有这一个入口。”
陆容:“……”
戚兰若:“……”
难怪只有那么点人守在正门,
“那怎么办?”戚兰若拿手肘碰了碰易商的胳膊,“你既然这么熟,那你快说说,怎么才能进去?”
易商淡淡瞥了眼戚兰若碰过的地方,不动声色的退后一步离远了些,道:“我大概知道怎么解阵。”
陆容与戚兰若不约而同露出震惊的表情。
陆容满头问号的道:“你知道?护山大阵应该是三奇门的机密吧?你怎么会知道的??”
“对啊!”戚兰若猛点头。
这题都超纲了,易商还知道答案??
易商沉默一瞬,面不改色道:“我忘记我怎么会知道的了。可能……我以前真的来过三奇门,和三奇门的掌门关系也不错,他告诉我的吧。”
木牛流猫 小说
陆容:“……”
戚兰若:“……”
你他妈看我们信不信你就完事了。
真是万能的失忆借口。
戚兰若服气的说:“要真是这样,对三奇门掌门来说,你就是帮着外人搞他,我要是掌门,肯定后悔当初见到你的时候怎么没干掉你。”
易商:“……他不敢。”
陆容:“呵呵。”
看我们信吗?
易商无奈扶额,只好转回话题,道:“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护山大阵的阵眼应该在东南方向。走,我们过去。我解阵后,再翻进去也行。”
“那赶紧走。”陆容催道。
三人由易商带路,悄摸摸的往东南方向去,走了约莫二十来米,看到了一棵巨大的梧桐树,长势极好,但与周围清一色的树种实在格格不入。
易商端详几眼,点头:“就是这儿了。”
戚兰若不禁吐槽:“种一颗梧桐树,是生怕别人注意不到吗?而且,阵眼应该是在三奇门内吧?什么傻缺,居然会把阵眼放在外面?”
陆容也有点嫌弃。
看来这三奇门的掌门实在不太聪明。
易商抬头看着面前高大的梧桐树,伸出那只没包扎的手,手心贴上树身,解释道:“这护山大阵,是三奇门由五派十门组成时有的。那时,三奇门掌门还年轻,十位长老里有擅长阵法的,但并不精通。是以三奇门便请了外人来布下这个护山大阵。”
“外人?既是护山大阵,若由外人所布,那命脉也被外人得知了,何来安全一说?还怎么护山?”陆容费解的道。
易商摇头:“姐姐,那个外人据说是个隐世门派的人,平时并不出世,与外界人联系也甚少,某种程度上也算安全。而且,当世除了那个外人,并无其他更精于阵法的人。”
“这么厉害?”
戚兰若吃惊,“可我怎么没听我父亲有提起那时,华国还有如此厉害的人物?”
“都说了是隐世。”
易商嘴角微抽。
戚兰若下意识想说,便是隐世,她古族也不可能不知道。但话到头,戚兰若又想起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又咽回了话。
陆容忽然福至心灵的想,该不会是上代无相道人吧?
符合易商说的条件的,就只有无相道人了。
“等等,你都失忆了,还记得这么清楚?”陆容狐疑的看向易商。
“……”
易商道:“可能……有些事,已经成了本能,提起时自然而然就说出口了。”
陆容:“……”
要不是确定她的催眠不可能出错,她真的要怀疑易商是不是真的失忆了。
易商心绪微敛,单手结印,口中喃喃速语。
只见他掌心突然掠过道金色的光芒,随着他一掌覆于另一手背上,平地突起厉风,振的陆容和戚兰若不住后退,梧桐树也簌簌作响。
突然砰的一声响,有个法阵在梧桐树下浮现出来,顷刻间消散于眼前。
陆容能清楚感受到,空气中仿佛有什么也随之消失。
“这……这就算完事了吗?”
戚兰若觑向陆容。
陆容点头。
戚兰若便忍不住低声同陆容道:“我现在觉得,他是西南十万大山大主奉身边白无常的几率很大。你看,既对三奇门如此了解,又毫不犹豫跟我们搞三奇门,很明显是有仇啊。”
陆容:“嗯……”
很有道理。
树身旁的易商缓缓睁眼,收回手,转身同陆容和戚兰若道:“可以了,走吧,我给你们带路。”
戚兰若朝陆容使了个眼色,意思很明显是:我说的更有可能了。
陆容嘴角微抽。
三人就这样气氛微妙的朝北边走去。
根据方才在正门那边,与正门的距离来看,陆容和戚兰若谨慎的往前走了足有五十米,确定已经进三奇门的范围里,也没有什么异常后,终于松了口气。
“看来易商做的是对的,走,我们赶紧去柳长老之前的住处。”戚兰若道。
易商问戚兰若要了罗盘,拿着辨了辨方向,指向左边道:“这边。”
陆容和戚兰若跟着他过去。
戚兰若忽然想起什么,道:“对了,不是说那位柳长老单独居住在一座山头吗?这里既然三面峭壁,哪来的另一座山头啊?”
易商看她一眼,没说什么,只继续往前走。
大约一个多小时候,戚兰若的问题得到了证实。
因为他们走的方向的尽头是悬崖,前面有座铁链吊桥通向对面的山头。
“好家伙,柳青山有一座山可以继承?”
陆容这就纳闷了,这么好的地界,柳青山后来为什么要把青山居建在别的地方?
等等……
陆容忽然意识到不对:“易商,你刚刚说,三奇门的正门是唯一入口,可柳青山说他父亲遇害当天,三奇门中无人察觉到那些人的出现。”
“当时是有人故意关闭了护山大阵。”戚兰若敏锐的说。
易商知道陆容的意思,道:“护山大阵的关闭方法,知道的人非常少,只有掌门知道。”
“那你还不是知道了?”戚兰若嘀咕。
“……”易商继续道:“还有一个可能就是,杀害柳长老的是三奇门人,并不是外人,所以护山大阵才有可能没有反应。”
戚兰若恍然:“难怪柳青山会信誓旦旦的说三奇门中有问题。”
陆容便道:“先过去。”
三人走上铁链吊桥,易商在前,陆容在中间,戚兰若在后。
吊桥摇摇晃晃的,人走的非常不稳。
陆容走着走着,突然疑惑,为什么易商就在前面了?刚才她好像也没反应过来,自然而然的就让易商走在前面了,这不符合她的性子。
算了,反正都走上来了。
三人有惊无险的通过吊桥,便顺着出现的路一直往上。
大概是因为这座山的主人满门都已出事,现在又没什么人,静谧山林间显得空荡荡的,格外清幽。
终于到柳长老一脉居住的地方后,已经是下午五点。
他们看到住处,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目光所至之处,断壁残垣,很是荒凉凄惨。
日落西山,残阳如血,渐昏的光线使得被破坏大半的地方更添孤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