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 《病嬌帝尊被休後追妻火葬場了》-129、絕情丹鑒賞

病嬌帝尊被休後追妻火葬場了
小說推薦病嬌帝尊被休後追妻火葬場了病娇帝尊被休后追妻火葬场了
“得了,幻境三个月一开门,我们方才被那双头鬼引进来的地方,应当便是小门了。而今关上了,你我便只能在这里待上三个月,等小门重开了。”白苏苏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环顾四周。
她心里烦躁,不知道是谁布下的这幻境将她引进来,不知道白素素会如何对天启动手,也不知道凭白欢和云处安能否守得住西青国的攻势,诸事堆在心头,她却束手无策。
因着这大雾四起,再度散开时,周围早已变换了场景,原本堆积着满是鲜血的浴桶的客房,被一片荒郊野岭取而代之。
晴空辽阔,原野苍茫,看不到半点人气,四周只有藏在云雾中,隐约能看得见一点轮廓的山峰。
满地的芳草萋萋,开着不知名的粉的白的小花,踩在上面松松软软的。
可若是低头仔细看时,便会注意到培育出这片芳草萋萋的土壤之中,藏着森森白骨,上面挂着没能被野兽剔除干净的血丝,裸露在苍穹之下,连同一地的小白花,一时间竟让人分不清哪里是花,哪里是骨头。
白苏苏显然也注意到了,洁癖使得她仿佛浑身爬满了虫子一般难受,却也只能皱着眉头赤脚踩在上面。
白皙的肌肤沾染上了混着血丝的泥土,许是雨过不久,白苏苏还隐约能感到脚底上踩着的湿漉漉的叶子。
很不舒服。
十根小巧的脚指头嫌弃得直扣地,水轻鸿却突然蹲下,将白苏苏的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肩头。
白苏苏皱了皱眉,似是知道水轻鸿要做什么,刚欲后退,便被水轻鸿轻手抬起一只脚。
他从袖中掏出一只白净的帕子,又催动御水术,替白苏苏将脚上的泥土污渍清洗干净后,又细细擦拭,又从炉鼎之中掏出一双精致的绣花鞋为白苏苏套上。
“师父,这是族中老人为清浅纳的鞋子,你先将就着穿着。”
白苏苏一只手搭在水轻鸿的肩上,低头时只能看见水轻鸿的发顶,以及红得滴血的两只耳尖,还有后背被刺穿一般鲜血淋淋的伤口。
眨了眨眼,拍了拍水轻鸿的肩:“你把鞋子给我,我自己来便好,还有,你的伤口该上药了。”
她不能让水轻鸿死,至少在现在,他还不能死。
他是她目前唯一可以抓得到的希望了。
水轻鸿不言语,任由后背上鲜血淋漓,将白苏苏穿好鞋子的一只脚放在地上,又去抬另一只脚。
他的动作温柔,格外有耐心,就如同他这人一般,清隽斯文,温柔到骨子里。
白苏苏有些愣神,眼前却又浮现他将自己一剑穿心后,又漫不经心地抛到一旁的场景,饶是知道这都是剧情线的作用,白苏苏也依旧难以释怀。
不论是否事出有因,伤害都已经造成,再多的弥补都无济于事了。
“水轻鸿。”白苏苏的声音轻轻柔柔的,仿佛和煦的日光照耀在流淌的小溪上。
水轻鸿怔了怔,心里骤然升起一阵不安,手指揪着白苏苏的衣摆,指关节泛白。
明明鞋子已经穿好了,他却依旧不敢抬头去看白苏苏,生怕从她口中听到什么能将他万箭穿心的话。
她惯会这样。
越是温柔的时候,捅得刀子越深。
恬靜舒心 小說
饶是如此,水轻鸿也舍不得不去应她的话,尤其是这样温柔的语气。
“轻鸿在的。”
白苏苏后退了两步,摊开手掌在水轻鸿眼前:“玉净瓶,还你。”
水轻鸿咽喉苦涩,嗓音沙哑:“师父……这是何意?”
“水轻鸿,你是聪明人,有些话说的太明白,彼此都不好看。”白苏苏神情冷淡,拒人于千里之外。
水轻鸿眸光颤了颤,“轻鸿不明白师父的意思。”
他不是不明白,他只是不想明白。
“好,那我就跟你说明白。”白苏苏冷声道,“我不想杀你,留你在身边,只是因为我要从你身上知道如何摆脱剧情线的控制,我有要去解救的人。但是,这并不代表我原谅了你,会接受你的爱意。我不是你的良人,你我之间是不可能的,玉净瓶你拿回去,赠予该给的人吧。”
四叶娃娃与呜喵
水轻鸿猛地抬起头,手上固执地抓着白苏苏的衣摆,漂亮的含情目眼眶有些泛红。
该给的人,只有你一个人啊。
他心中翻来覆去都是这样一句话在咆哮,话到嘴边却又成了:“师父要解救的人,是谁?”
“这与你无关!”
“风清月?还是六月雪?”
“我说了这与你无关!”
“师父,你不能这样偏心的。”
“放手!”
“一个放任漫天诸神欺你辱你,关你在炼狱数百年;一个疯魔不堪对天启下手,辱你清白使你小产。”水轻鸿声音颤抖,“同样是十恶不赦,师父,你不能这样偏心的。”
娱乐天空
白苏苏愣了愣,六月雪辱她清白,联合水清浅害她小产这些事,在目前为止她都还没遭受过,那都是白苏苏曾经梦到过的。
她知道这些都是在原本剧情线下会发生的,但是她知道的也仅限于此,但她没想到,水轻鸿居然也知道这些。
甚至有可能,他知道的更多。
没由来的,白苏苏脑海中便浮现一个形象。
明明已经置身于剧情线之外,可以袖手旁观着这一切,却非要飞蛾扑火地再度闯进来,同她纠缠。
他的目的,已经是不言而喻了。
但她不想同他纠缠,她只想利用他。
所以最好的办法是,快刀斩乱麻。
“水轻鸿,你听我说。”白苏苏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软下语气道,“我知晓你从前种种所作所为都是被剧情线操控,情非得已,我理解。”
“但是,你不能将你被操控时所产生的情感所蒙蔽,那是剧情线的安排,当不得真。而今你已经摆脱了出来,合该忘却前尘,重新过活。如此固执下去,只会徒生心魔。我这里刚好有一粒忘情丹,对你大有裨益。”说着,便又一粒黑色的药丸浮现在掌心。
“不是的,师父。”水轻鸿轻声道,“一切都在剧情线之内,除了爱你。”
“水轻鸿!”白苏苏见同他说不清楚,不由得提高了声音,却被水轻鸿打断,“师父,而今自欺欺人的是你。”
“你收我为徒,在剧情线之外,我爱你,也在剧情线之外。轻鸿自知罪孽深重,不敢奢求师父垂怜,不敢奢求师父回应,只想留在师父身旁,求师父成全。”
“水轻鸿。”白苏苏又将手掌往前递了递,“玉净瓶我可以收下,等一切解决后,你依旧可以留在我身边。但,绝情丹你必须服下。”
残响曲
“师父,轻鸿求你。”
“轻鸿,你乖一点。”
白苏苏目光沉沉,紧盯着水轻鸿,忽然觉得有些讽刺。
她被他一剑穿心的时候,说的便是“轻鸿哥哥,我求你”,求他放过她一条命。
他是怎么说的,他说,“苏苏,你乖一点”,然后漫不经心地将死而复活的她扔在水清浅面前。
风水轮流转,白苏苏却一点笑不出来。
水轻鸿依旧纹丝不动,白苏苏抬手将绝情丹含在口中,又一把将水轻鸿拉着站起来,一只手掐着他的下巴,垫着脚吻上他的唇。
水轻鸿紧闭着双眼,卷翘的睫翼上挂着水珠,轻轻颤抖着。
白苏苏用舌尖撬开他的唇,将绝情丹渡过去,刚欲后退,却被水轻鸿揽住了腰,吻得缠绵。
末了,水轻鸿将下巴抵在白苏苏颈侧,含情目中波涛汹涌,硬撑出来一片平静:“劳烦师父为轻鸿上药。”
随即,水轻鸿慌忙转过身,不让白苏苏看见自己情欲未消的脸,强行使灵气倒转,将绝情丹逼出体内。
他从来不是乖的。
她不许他爱她,他便只能将自己伪装起来,装作不爱她。